日记?废话!


2017.8.28

  • 《PrPr》第八集:一个回忆杀,安洁果然是和夏洛特互换身份了 不过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肯定是双胞胎吧,然后一个流失在外
  • teamviewer 直播做了 CMU 15-213 的 bomb lab(没做隐藏关卡)

2017.8.29

  • 下午用 teamviewer 直播做了 CMU 15-213 的 attack lab 的前三关(普通的缓冲区溢出攻击),又是只有一个人看(总好过单机)
  • 好像还干了什么?

2017.8.30

  • 《笨女孩》第八集:降智打击出名言:“就用你的奶子来斩断这悲伤的锁链吧”“来吧”
  • 给 tinyhttpd 加了反向代理和负载均衡(在反向代理那里卡了好久才意识到客户端发了请求后要等服务端回应,所以不能 close 掉 socket,那服务端怎么知道客户端发完没有?所以请求需要 content-length;而服务端发完回应就可以跑了,所以客户端只要看见服务端 close 了 socket 就知道对方发完了,所以响应不需要 content-length

2017.8.31

  • 搬宿舍……
  • 搞卫生……

2017.9.1

  • 搬宿舍……
  • 搞卫生……
  • 试着用了下google粤语拼音输入法,挺好玩的

2017.9.2

  • 《樱花任务》第十九集:慢慢地安排好退路:凛凛子去环游世界寻找未知动物,关东煮侦探去演戏,其他:喵喵喵?
  • 下午用 teamviewer 直播做了 CMU 15-213 的 attack lab 的后两关(ROP),因为网速问题,强行变成单机了……

2017.9.8

  • 突然想起自己还有这个页面的
  • 入坑客制化键盘GH60:颈椎疼->买了笔记本架子->需要外接键盘->买不起HHKB->发现新大陆GH60->懒得焊直接上某宝定制:
    配列:HHKB;轴体:红轴;灯光:白色;定位板:银色;键帽:白色无刻

2017.9.15

  • 今天网协摆摊招新,身为副会还是要去刷刷存在感的,一堆妹子围着抽奖,恐怕今天和我对话的妹子数目比往常一年还多

2017.9.20

  • 突然告诉我强网杯进决赛了,还没打过线下 AWD 呢,整个人都方了。。。又要速成一波了。。。
  • OB 了一下网协面试 & 会议,招这么少人真的好吗?去年招那么多都跑了。。。
  • 《笨女孩》完结啦,长达三个月的降智终于结束了,还是有点不舍的,毕竟算是近几年新番中最搞笑的新番之一了

2017.10.4

  • 今天中秋节?然而忘记带月饼了2333
  • 《URAHARA》一集弃:诡异的画风与分镜,耐心地看了一整集,还是对不上这部电波番的电波。。。
  • 《此花亭奇谭》:兽耳萌妹女仆

2017.10.5

  • 为什么线段树空间要开四倍呢?看看 [1,36] 这个例子就会发现 3 倍是不够的,然后 4 倍是肯定够的
  • 有时候参数传错,一直递归太多也是会 MLE 的(不一定是数组太大)
  • 刷完线段树专题了,明天再复习一下树状数组,不过可能不会刷什么题
  • 《癒しの女神の実験台》:伊ヶ崎綾香 的力作,同人音声ⅩGALGAME,强行把我拉进GALGAME的坑,N年没玩GALGAME了#滑稽,感觉自己真要变成一个没救的死宅了(●—●)这破游戏9月29号才出,只能用VNR撸生肉,感谢贴吧dalao制作的懒人版VNR,实测J北京的翻译比百度好

2017.10.6

  • 一个小BUG的教训:不要突然不按套路走:一般(之前)都是先hash再传参(给树状数组之类的),今天突然偷懒改成在树状数组函数内hash,结果在外面某处调用时忘记了,传了个不应该被hash的参数(数组最大值),因为这时又按照习惯写(默认函数内没有hash),于是错了
  • 咸鱼了大半天,结果树状数组就刷了一题
  • 今天还看了下二维线段树&二维树状数组,其中二维树状数组简直帅呆啊

2017.10.7

  • 《调教咖啡厅》:跟迷糊餐厅有点像?芳文社KIRARA出品竟然不是百合?不过第一集还是挺搞笑的,追起

2017.10.17

  • 去年就漏了KD树没看,结果青岛就考了他的板题……今天速成了一下KD树,A了去年青岛的那题,有个bug(调了一个钟,靠对拍才找出来……)值得注意:KD树依赖一个全局变量(now_dim),根据当前节点的深度而定,然后递归查询左子树是会改变这个全局变量的,所以递归回来时要恢复这个全局变量。非函数式编程确实危险,依赖全局变量固然方便,但递归时要尤为注意是否需要初始化/恢复原状

2017.10.22

  • 要记住数组下标是bug重灾区

2017.10.24

  • 对于要一路取模的题,要谨防中途是否会出现负数(比如乘上莫比乌斯函数作为系数再求和),有的话要加+MOD再取模

2017.10.26

  • 早上六点多起床去赶机,十二点到西安,然而三点才到酒店(等机场大巴等到了一点),然后去永兴坊吃到五点多,隔壁有城墙入口,要钱(又不是很想上去),没进,沿着城墙骑着小黄车去了碑林,关门了,再骑去大雁塔,关门了,再走去大唐芙蓉园,要钱(晚上看什么园林,对里面的节目也没兴趣),没进,回去看大雁塔音乐喷泉,一般般(绝大部分的喷头的颜色灯是坏的)~~~比赛前还是玩得挺开心的

2017.10.27

  • 七点多起床,发现受马拉松影响,很多巴士都停了,只能坐地铁到终点站再打的,西工大在长安区农村那边……交通好不方便
  • 比赛服基佬紫纯色无logo,还是挺好评的,虽然到手后发现质量一般
  • 热身赛看完题以为可以AK的,结果hsm的B用了string卡了很久,我的c上了个假算法T了(没想到第二天正赛也是这样)结果C直接用for暴力可过
  • 晚上看了一个用FFT/NTT/FWT求卷积的套路

2017.10.28

  • 悲剧开始……开场B是签到题,冲动WA了一发,然后发现好多题都是区间询问,内心一喜,毕竟自己刷得最多的题就是区间题,然后看见G感觉可以莫队,打之前以为挺简单的,就是个无修改操作的普通莫队,转移时按位来算,常数要乘个20,评测姬这么快,应该是有希望过的(赛后才听见dalao说1e5用莫队是很虚的,而且我常数又那么大)于是这时全场只有几支队过了这题……我也冲动上了,越打发现细节越多,打着打着发现还要维护后缀和,再打着打着发现还要维护前缀和,结果打了一个多小时(赛前仅仅对着题解打过一次莫队),交上去T了,再加个fread优化,还是T了……此时比赛已经过了一半,我才过了一道签到题,心态其实有点炸了……队友终于发现全场200+队伍过的F题两行代码就可以搞掂,队友迅速A了,此时还有两个小时左右,其实应该还有救的啊……看了道lol的题目,感觉有点难,然后队友说H可以贪心,看了下,确实可以,可是贪心要求的那个线段树操作好像有点难?找第一段连续长度大于等于k的区间(值域非0/1不然就简单了)+区间大于零的最小值+区间减……然后发现被“误导”了,不用线段树,从头往后扫一下就可以了,然后被“误导”去单调队列XJB搞的方向,然后发现要对区间内最后的最小值后面的数批量减(其实这时有想过一瞬间用线段树,可是石乐志,觉得在单调队列基础上加个线段树太复杂了,其实上线段树后……就不需要单调队列了,逻辑也比XJB扫简单很多,没这么多bug),结果贪方便强行在单调队列上加了个标记处理批量减……写完发现样例都过不了,此时封榜,再调十几分钟,还是调不出来,心态彻底爆炸,然后还剩下半个钟时,队友说不用单调队列(在扫的基础上加线段树,只需要区间最小值+区间减,因为只减区间内最后的最小值后面的数,不会把他们减到0),不过那时想着就算给他A过了这题也还是打铁,心态彻底爆炸,也有点自大地不想听他细说,于是也没让键盘给他,所谓被“误导”,其实是自己石乐志而已,心态太炸了……最后……打铁GG……又是我要背最大的锅**(去年青岛杭州都是)……
  • 最绝望的是赛后听dalao说好多题用线段树/暴力可过(比如H不用线段树,直接暴力可过……lol直接暴力枚举前四个人,1e9可强行卡过……)……我明明刷得最多的题就是线段树,结果却……还有一半题目都没看,其实他们是可做的(用线段树),结果冲动上G后节奏乱心态炸……我等蒟蒻应该跟榜按难易程度来才对啊……
  • 不想参加闭幕式,直接坐农村公交车回了酒店,收拾心情去永兴坊继续吃吃吃

2017.10.30

  • 一早起床坐车去兵马俑,感觉外歪国人比中国人还多?根本不需要自己买导游,直接听隔壁别人的导游,都听得可以背下来了(台词几乎一样的),兵马俑坑没有想像中大,原来开采出来的都是一块一块的碎片,强行拼合修复起来,到现在还不会保存两千年前的颜料,吓得二号坑都没被怎么挖……
  • 赶去机场回广州……